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赏金猎手 > 第两百零四章 原委

第两百零四章 原委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你没事吧?”袁忘侧身伸手。
  
  摔倒在车后的玛丽亚没有看见一切,起来之后使劲的拍打袁忘:“坏蛋、大坏蛋……”原本储备丰富的骂人词汇,这时候只能勉强憋出这个词出来。
  
  袁忘单手揽住玛丽亚的脖子,将她拖到车前,玛丽亚看了三秒尸体,跑到路边狂吐不止。
  
  一道反光闪过眼睛,袁忘高举右手朝树林挥了挥。
  
  十几分钟后,两架直升机到达,武装特警索降而下。袁忘高举双手,被摁在引擎盖上戴上手铐。特警没带走袁忘,选择就地看押。
  
  半小时后,老毒和李寻等四辆车到达现场。
  
  老毒看也不看裹上毛毯的玛丽亚,走到三具尸体面前,单膝跪立看了好久,回头看向上半身还趴在引擎盖上笑嘻嘻的袁忘,气从心中来,过去就一脚踹在袁忘的屁股上:“杀你妹啊,不能留一个吗?”
  
  袁忘道:“留当然可以留。但是你教过我,别人骗你后,你还顾虑和考虑别人的利益,那叫受虐倾向。”
  
  “你……”老毒气得转头对树林大吼: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  
  李寻和艾玛过来,不明白问:“什么情况?”
  
  袁忘还趴在引擎上:“这是一个围猎陷阱。某人加入官府之后,就一心想干一票大的,于是就利用我这位老朋友策划了一个陷阱。果不其然,真的把圣网的人引了出来。圣网还以为我们掌握了多大的秘密。确实,让联调局高层和国全部高层都关注的事是什么事呢?甚至为此还发动纽唐司法机构力量作为群演。”
  
  袁忘:“最厉害应该是大山认识的那位实验室妹子。我没猜错的话,妹子应该是司法机构内部重点盯梢的对象。大山没办法,老大被软禁,为了正义和荣誉,只能先破解卡片。能破解卡片的民间机构只有犯罪实验室。大山恰巧和妹子有过一次合作。所有的一切都顺其自然的发展,符合逻辑的发展。”
  
  李寻明白了一半:“从玛丽亚开始,一切都是圈套?马克龙没死,多隆也没死?”
  
  袁忘:“没错。”
  
  玛丽亚质问:“为什么是我?”
  
  袁忘心中一咯噔。
  
  老毒看了看袁忘,对玛丽亚道:“因为你和蕾贝卡认识。我相信作为警察的后代,你比常人更有警惕性和正义感。”
  
  老毒看向尸体:“谁干的?”
  
  袁忘:“我不知道,路过此地,停车休息一会,然后啪啪啪三个全死了。”
  
  老毒:“那你知道什么?”
  
  袁忘回答:“我知道有一个人朝老街方向跑了,车牌号是xxxx,白色虾牌轿车。”
  
  老毒:“你不拦着?”
  
  袁忘道:“我不太肯定到底是不是陷阱,万一他们是国全部的特工呢?杀害特工是要坐牢,甚至死刑。”
  
  老毒看地面尸体:“那……”
  
  袁忘:“我说了,他们的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  
  老毒终于明白了袁忘的全套计划。
  
  第一步:在树林埋伏狙击手。第二步:将跟踪自己的人带到这里。第三步:杀掉他们。
  
  既然渡偷点已经被老毒卖掉,老毒可以确定为叛徒。以老毒对自己的了解,找到自己只是时间问题。于是袁忘破釜沉舟,直接一把梭哈。
  
  假设死的是国全部的特工,或者是执法人员,和袁忘一点关系都没有。有人证,也有物证,我没干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下车休息一会,然后就死人了。所以技术人员逃跑时,袁忘是不会开枪的,并不是因为袁忘有什么后手。
  
  假设是老毒布置陷阱,死的是圣网的人,也不是袁忘杀的。反正和我袁忘没关系。
  
  老毒崩溃:“我猜想你可能能猜到,只是没想到你手这么黑。这三人中肯定有一个圣网核心人员,甚至两个。我策划了几个月才把他们引出来,你就这么几枪杀光了?丢你螺母哦。”
  
  袁忘纠正:“不是我干的。再说,也不错拉。作为一位被特聘的老头,能一举灭掉圣网三人,你的能力在联调局中已经登峰造极。”
  
  老毒:“把他带走,先关他24小时。”不气袁忘识破,气的是袁忘识破后不留活口这种做法,是不穿衣服的向自己报复。要知道狙击手杀两人后,与袁忘配合足可威慑最后一人投降。
  
  袁忘悠悠道:“我劝你对我好一点。我现在需要一个舒适的五星级宾馆,洗个热水澡,然后再来两份三分熟的牛排加冰可乐,我只喝百事罐装。一位摩按师,一位理发师。这两天还是比较狼狈的。”
  
  老毒凑过去问:“你看见第四人了?”
  
  袁忘:“当然,我可以确定他是个外勤菜鸟,没有伪装。”
  
  老毒一揽袁忘肩膀:“哈哈……小丁,定个酒店。”
  
  老毒小声在袁忘耳边道:“操xx,兔崽子,你可以。”
  
  袁忘谦虚道:“你教导的好。”
  
  老毒再小声问:“你是可以留活口的对吗?”
  
  袁忘微笑:“也许吧!笑一个,夸一个,让我高兴一下。”
  
  老毒强笑,用力拍袁忘肩膀:“干的好,干的很好啊。”转头走人,虽然对袁忘成长表示欣慰,但同时也恼火这种成长报应在自己身上。老毒内心很惊讶,袁忘哪来的枪手?根据现场看,袁忘是掌控了对方部分情况。侦猎社全部在监视中,哪来的好手帮助袁忘?
  
  ……
  
  袁忘在总统套房享受技师的摩按服务,一边对素描师说明第四人的长相。第四人是一名技术人员,没有伪装,很快素描师就勾勒出一张图,拿到袁忘面前。袁忘看了一会:“不太对。这头发不是故意的留长,他是自然的留长。杂乱,无序,还有点打结。”
  
  素描师加工一会,将头发变成多日没洗头,没梳头的样子。
  
  袁忘点头:“就是他。”
  
  扫描进入系统,开始比对和寻找相似人员。素描师到外间,老毒让无关人员离开,坐在床边:“什么时候交了一群朋友?”
  
  马杀鸡后,袁忘床上扭动腰肢,意犹未尽,反问:“什么朋友?”
  
  “树林里的朋友。”
  
  袁忘:“鬼知道是不是朋友,也许就是冷血杀手路过尿尿,路见不平,拔枪相助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